第07:观点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 出版 刊例 | 媒体介绍 | 项目推介 | 联系我们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开放旗帜下推动自贸区与进博会联动发展
上海自贸区是上海金融、贸易、航运、科创等核心功能的重要承载区,综合功能突出。 □本报记者 刘思弘 摄
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海鸥门”建成,造型如海鸥展翅,朝着“建设特殊经济功能区”的目标翱翔腾飞。 □本报记者 朱泉春 摄
进博会是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大型国家级展会, 旨在打造国际合作的综合性公共平台。 □本报记者 刘思弘 摄
  □徐建

  11月5日,作为改革开放窗口的上海,迎来了举世瞩目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工业革命以降的世界格局变迁表明,一个全球性大国的崛起,必然是深度融入全球运行体系的结果,也必定呈现出对开放理念的坚定秉持和对世界的全面拥抱。

  进博会和自贸区,构成了当代中国对外开放的“一体两翼”,双轮驱动中国加速融入和引领全球化,奔向民族复兴之路。

  在全球化视野中理解“中国奇迹”

  大国兴衰的背后有着深刻的时代烙印。理解当代大国发展,离不开世界的视野和全球的逻辑。

  人类历史是一部持续克服地理阻隔的文明交往史,跨境贸易线路串联起一个个国家和一座座城市。很多国家和城市因跨境贸易而生、而兴,也因贸易线路改变而衰。但这并非当代意义上的全球化。英国学者彼得·迪肯将古代的跨境经济活动称为“国际化过程”,当代世界经济图景则为“全球化过程”。前者包含经济活动跨越国境的简单扩张,本质上它们反映了量的变化,导致更加宽广的经济活动地理格局;后者不仅仅包括经济活动跨越国境的地理扩张,更重要的是,它们包含在国际上分散的经济活动的功能一体化,因此在本质上反映了经济活动组织方式的质变。

  这种划时代转变发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其关键在于,要素跨国流动和全球配置取代了单纯的产品贸易,进而催生了由产业间分工到产业内分工,再到产品内分工的全球价值链体系。跨国公司开始成为全球化的核心推进力量,客观上赋予了后发国家依托自身优势要素、叠加全球先进要素从而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可能。

  中国历史性地抓住了全球化的机遇,锐意推进改革开放,最终造就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中国奇迹”。

  “中国奇迹”也是“全球化奇迹”,全球化塑造了中国;中国的成功,则成为当代全球化进程的最佳实践,更是全球化正当性的最有力证明。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言,“从历史的长镜头来看,中国发展是属于全人类进步的伟大事业。”

  受益于全球化进程,深度嵌入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今日中国已与世界形成牢不可分的命运共同体,更坚定了自身进一步全方位融入全球化的决心和信心,同时在客观上承载了推动全球化持续演进的大国义务。开放之于中国,正超越手段或战略层次,逐渐内化为基因。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贸区和进博会并非应对国际时局阶段性变化的临时之举,而是广泛连接、深度链接的全球化逻辑使然,是世界互联互通时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谋划。

  美国学者帕拉格·康纳在《超级版图:全球供应链、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一书中写到,“如今一国的实力更要看这个国家通过连接所能发挥的作用,因此一个国家重要性的根本决定因素不是其地理位置或人口规模,而且是其互联互通程度,即在地理互联、经济互联、数字互联层面上是否深度参与全球资源、资本、数据、人才和其他有价值的资产流。”

  作为开放“两翼”的自贸区和进博会

  开放作为理念,在宏观层面是国家制度体系构建,在微观层面体现为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而在关键的中观层面则需要成体系的平台和载体。其要义在于,把全球市场的蛋糕做大、把全球共享的机制做实、把全球合作的方式做活,共同把经济全球化动力搞得越大越好、阻力搞得越小越好。自贸区和进博会就是既体现时代精神和中国特色、又具有战略性与实操性的中观设计。

  自贸区并不是中国首创,今天距爱尔兰香农自贸区设立已近60载,但2013年9月上海自贸试验区的设立及后续深化,仍然标志着中国开放进入了新的阶段,开始全方位融入全球经济运行体系。

  进博会则是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大型国家级展会,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化重大转折关头的历史性创举,展现了中国矢志不渝推动全球化的强大意志。

  就两者差异而言,主要体现为四个方面:

  首先,背景不同。自贸区最初是接轨国际通行规则、应对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谈判的战略抉择;进博会是在逆全球化思潮涌动、贸易摩擦和投资保护不断加剧背景下,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发展自由贸易的中国方案。

  其次,聚焦点不同。自贸区自2013年设立后更关注制度创新,以及建设具有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型产业体系;进博会则交易商品和服务,交流文化和理念,是一个国际合作的综合性公共平台。

  再次,逻辑不同。自贸区逻辑侧重于以开放促改革;进博会则是以开放显担当、促发展、促合作。

  最后,形式不同。自贸区是有严格空间范围限定的持续探索;进博会虽然每年举办,并依托常年展示交易平台打造永不落幕的进博会,但重心仍是一年一次的短期盛会。

  差异背后,显而易见的是,“开放”是最大公约数,两者体现了“坚持‘拉手’而不是‘松手’,坚持‘拆墙’而不是‘筑墙’”的大国风范,共同构成当前中国扩大开放、维护全球化最具标志性的品牌载体。

  不仅如此,上海自贸区还是进博会成功举办的重要先导和战略支撑。一个有趣的命题是:自贸区试验与进博会成功之间有直接关联么?答案是肯定的。显然,没有2013年以来自贸区的持续探索和对全局发展的巨大推动,就难以彰显“中国市场这么大,欢迎大家都来看看”的战略自信。

  这几年间,上海自贸区聚焦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通过以制度创新为核心的改革试验,在投资、贸易、金融创新和事中事后监管等领域,形成了包括“贸易便利化”在内的一批基础性制度和核心制度创新,10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在全国复制推广,为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探索了新途径、积累了新经验,为进博会这样的开放“大事件”举办创造了条件、打下了基础。

  以前三轮上海自贸区方案为例,诸多与贸易相关的制度创新设计,极大地促进了上海贸易中心的功能建设,比如:

  2013年方案提出,推进贸易发展方式转变,推动贸易转型升级,提升国际航运服务能级;创新监管服务模式,推进实施“一线放开”,坚决实施“二线安全高效管住”。

  2015年方案提出,积极推进贸易监管制度创新,在自贸试验区内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深化“一线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贸易便利化改革,推进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统筹研究推进货物状态分类监管试点,推动贸易转型升级,完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航运发展制度和运作模式。

  2017年方案提出,建成国际先进水平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立安全高效便捷的海关综合监管新模式,建立检验检疫风险分类监管综合评定机制,实施贸易便利化新规则,创新跨境服务贸易管理模式,以高标准便利化措施促进经贸合作。

  以“五大联动”深化开放进程

  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中国对外开放是全方位、全领域的,要增强开放联动效应。作为全面开放的两大标志性战略举措,自贸区和进博会更无法截然分离、各自单轨运作,否则无法最大化、最优化推进新时代开放进程。尤其对于兼有两者的上海而言,推动进博会溢出效应释放和上海自贸区试验深化融为一体是篇必须做好的文章,从而加速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提升。

  在开放旗帜下,书写这篇文章的核心在于“五个联动”。

  一是制度联动。依托自贸区制度创新优势,形成“进博出题、论坛议题、自贸解题”格局。进博会持续举办和效应释放遇到的制约瓶颈、经贸论坛的思想结晶,可以为自贸区扩大开放、深化改革提供靶标与方向;自贸区的制度创新成果也有助于进博会越办越精彩。

  二是功能联动。上海综合性城市的定位要求功能间的耦合。自贸区是上海金融、贸易、航运、科创等多元核心功能的重要承载区,综合功能突出。与进博会的贸易功能融合叠加,可以加速贸易中心功能建设,并反哺其他功能,释放功能集成互促效应,全面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

  三是区域联动。支持自贸区各具特点的片区与进博会举办地虹桥商务区充分联动,拓展进博会空间承载,在活动合办、项目合作及创新合力等方面建立常态机制,将进博会的思想成果和招商引资成果落地到最具转化力与竞争力的区域。

  四是产业联动。立足自贸区扎实的贸易和会展等产业基础,融入和抓住进博会催生的进出口与展览展示机遇;鼓励自贸区内生物医药、集成电路、装备制造等优势产业与同领域国外参展主体深度对接,加速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

  五是平台联动。支持自贸区贸易平台和进博会进出口平台之间,自贸区内金融、创新等论坛平台和虹桥经贸论坛平台之间等强化战略沟通,形成面向世界、功能错位、协同共促的良性发展格局。

  (作者系上海市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管理学博士)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进博会1
   第03版:进博会2
   第04版:进博会3
   第05版:进博会4
   第06版:进博会5
   第07版:观点
   第08版:浦东
在开放旗帜下推动自贸区与进博会联动发展
浦东时报观点07在开放旗帜下推动自贸区与进博会联动发展 2019-11-08 2 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