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新闻纵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历时3年精心打磨,《乐鸣东方》首演赢得满堂彩——~~~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出版 刊例 | 媒体介绍 | 项目推介 | 联系我们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历时3年精心打磨,《乐鸣东方》首演赢得满堂彩——
用音符向世界讲述浦东故事
大型琵琶组曲《乐鸣东方》首演赢得满堂彩。 □倪竹馨 摄
◀赵聪(中)通过琵琶独奏与乐队竞奏的形式演绎《乐鸣东方》。 □倪竹馨 摄
▲10月12日上午,在陈燮阳执棒下,大型琵琶组曲《乐鸣东方》进行第一次联排。 □本报记者 曹之光 摄

  ■本报记者 曹之光

  10月14日晚,《乐鸣东方》主创人赵聪与上海爱乐乐团,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成功献演。作为整场演出的压轴曲目,大型琵琶组曲《乐鸣东方》进行了首演。这是2020浦东文化艺术节推出的20余部精品剧目中,唯一一部为浦东量身打造的原创音乐作品。乐曲全面展现浦东的发展历程,向琵琶艺术浦东派致敬,向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致敬。

  在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支持下,由浦东新区政府委约中央民族乐团副团长、首席琵琶演奏家赵聪领衔创作大型琵琶组曲《乐鸣东方》,历时3年精心打磨,备受各方瞩目。

  “琵琶女神”携手“不老传奇”

  奏响从“环球之旅”到“乐鸣东方”

  10月14日19时30分,人称中国乐坛“不老传奇”、满头银发的81岁指挥家陈燮阳步入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乐池,上海爱乐乐团演奏家全体起立,1000多名观众响起热情的掌声。随着陈燮阳手上的指挥棒轻轻落下,赵聪与上海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奏响了第一个音符。

  整场音乐会由上大音乐学院院长王勇进行导赏,浦东新区政府委约中国交响乐团创作的大型原创交响曲《浦东交响》的序曲《旭日东升》开场,展现出阳光尽染大地神州,新时代中国人阔步迈向美好生活的宏大意向。

  随后,人称“琵琶女神”的赵聪翩翩步入乐池,演奏陈燮阳亲自改编为管弦乐版的琵琶协奏曲《绽放》。琵琶声响清澈剔透如诗般灵动,将管弦乐与爵士渲染成一种中国风,展现了中国传统民族乐器演奏的广博包容性。而在琵琶与弦乐四重奏《玫瑰探戈》中,观众则惊喜地听到了赵聪用琵琶演奏出的西班牙及阿根廷探戈舞曲。自由奔放、浪漫风趣的曲调,让观众眼前仿佛浮现出扬起裙摆、热情似火的探戈女郎。

  演出中,观众还聆听了赵聪在敦煌采风后完成的琵琶协奏曲《丝路飞天》。炫目的琵琶演奏技法,将敦煌莫高窟中的飞天形象,用极具画面感的音乐语汇“请”到尘世之间,讴歌这颗“一带一路”上东西方文明交融而成的明珠。作为演出的“彩蛋”,舞蹈家黄豆豆现身乐池,化身男版“飞天”,在赵聪的琵琶声中翩翩起舞。

  当观众在音符中畅游“环球之旅”后,万众期待的大型琵琶组曲《乐鸣东方》,将整场演出推向最高潮,同时也带领观众回到“旅途”的终点,重新审视脚下的这片改革热土。这是赵聪从艺20年来所创作最长的一部作品。第一乐章《为侬词》、第二乐章《夜上海》,以及与组曲同名的第三乐章《乐鸣东方》,总时长半小时,浓墨重彩地勾勒出一幅上海沿革、城市发展的风俗画卷。作品通过琵琶独奏和与乐队竞奏的形式,绘声绘色地展现出了江南水乡的风土人情、十里洋场的灯红酒绿以及现代魔都的盎然生机,既有当代世界语汇,又有上海人文风情。

  在返场曲《花好月圆》后, 21时30分,全场雷动的掌声中,赵聪与上海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完美谢幕。观众们按捺不住心情,相互交流着:“太棒了!”“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赵聪老师的表演,现场还是第一次。非常过瘾,真的有‘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

  在浦东一家银行工作的周女士说道:“民乐与交响乐结合,还是大师级的合作,真的非常有意思,更没想到黄豆豆也来了!”来自中国台湾的舞蹈家李伟淳表示:“赵聪与上海爱乐的合作,这是东西方音乐的跨界,她的琵琶演奏也能给予我舞蹈创作的灵感。”

  “为了听赵聪的演出,我们这些亲戚都来了!首演成功,我们太高兴了!”赵聪的母亲孙朵萍也出现在观众人群中,她说:“在《乐鸣东方》的音乐中,上海的过去,上海的飞速发展,我都听出来了。”

  “音乐外交官”结缘浦东

  踏上改革热土,感受历史人文

  提到赵聪,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在中国重要外事活动中频频亮相的她:2016年中国G20峰会、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峰会、2019年的中俄建交70年音乐会……迄今为止,赵聪先后出访过欧洲、美洲、亚洲、大洋洲的50余个国家及地区,40余位外国元首聆听过她的琴声,感受中国音乐文化的魅力。

  这样一位人称“音乐外交官”的杰出音乐家,其实也隐藏着浓厚的故土情结。“我的外公、外婆、母亲都是上海人,所以我对这片土地还是比较熟悉的。”演出前夕,赵聪告诉记者,她的外公是一名建筑师,曾经参与建造了上海音乐厅等知名建筑。出生吉林的赵聪有着北方姑娘标志性的爽朗,她透露,外公平日里也喜欢和朋友弹弹琵琶、月琴,拉拉京胡、二胡,母亲孙朵萍也是一名琵琶演奏家。

  在琵琶艺术中,浦东派是一个重要流派,而赵聪就曾师从浦东派第六代宗师林石城。“我的音乐萌芽与上海情结,就是从幼时开始。”赵聪表示。

  2016年10月,赵聪受当时的浦东新区文广局之邀,来到浦东图书馆主讲“琵琶艺术及经典作品赏析”。她不仅讲解了琵琶的演奏与历史,还现场演绎了经典曲目《春江花月夜》和原创曲目《丝路飞天》,精湛的技艺吸引乐迷与其热情交流,当时的文广局相关负责人向赵聪提出建议:“何不为浦东创作一部作品?”

  为浦东写一部作品的念头开始在赵聪心中酝酿。2017年,赵聪正式与浦东新区政府签约。而在次年的10月,赵聪在“打响文化品牌 打造文化高地”浦东新区文化工作推进会上,宣布作为文化名家“入驻浦东”,并首次向浦东市民介绍了《乐鸣东方》的创作情况。

  然而,真要为浦东创作一部作品,却也令赵聪这“半个上海人”感到难以下笔。“看待这座城市,我一半是熟悉,一半是陌生,对上海缺乏深入的观察,尤其是浦东。”赵聪坦言,她小时候也曾在浦西生活过,但当她开始关注浦江对岸时,那已经是一个高楼林立、现代时尚的浦东了,对这片土地的历史人文缺乏了解。于是,赵聪做出了一个决定:走进浦东,了解浦东。

  音乐作品还原采风景致

  用耳感悟水乡古镇、摩登都市

  “我的作品一定要有画面感,用音乐来还原我看到的景色。”在过去3年里,赵聪多次走进浦东采风:新场古镇、洋山深水港、陆家嘴金融城……都曾留下了这位“琵琶女神”的足迹,作品中也镌刻了她采风的印迹。

  用琵琶这种古老的乐器,来表现一座现代化城市的古往今来,难度确实不小。在整部《乐鸣东方》中,每一个乐章的创作灵感,都来源于赵聪在上海之行中“触电般”的一瞬。

  第一乐章《为侬词》,描绘了烟雨蒙蒙的江南水乡意境,表现出浦东的文化传统和悠久历史。这一乐章的灵感,来自于赵聪的新场之行,在这里她还聆听了浦东非遗项目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谈敬德的锣鼓书表演。千年古镇的人文景致,婉转悠扬的非遗音乐,都化为指尖的一声声“为侬词”。“懂经”的观众,可以发现赵聪在演奏中融入了浦东派经典曲目《出水莲》,以及浦东派的细腻揉弦。

  第二乐章《夜上海》,描绘的是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十里洋场”上霓虹璀璨、旗袍绰约。这一乐章的灵感,来源于赵聪在上海的一次演出期间,她参观了下榻酒店附近的上海电影博物馆,进门就聆听到了“金嗓子歌后”周璇演唱的《夜上海》。赵聪就用琵琶,与萨克斯风、爵士钢琴一同合奏了这首老上海名曲。

  第三乐章《乐鸣东方》,描绘的是现代化的浦东,作品中西合璧,荟萃着最具代表意义的文化内涵。这一乐章的灵感,来源于参观震旦博物馆,透过玻璃窗,她看到轮船往来的黄浦江,对岸则是外滩万国建筑博览群。一声声悠远嘹亮的外滩钟声,赋予赵聪创作的灵感,表现出伴随着时间的轮轴翻滚向前,传统与时尚并举的浦东,推动着上海走向更发达、更文明的高度。音乐中除了蕴含外滩钟声,观众还能听到自行车铃声、汽车喇叭声,产生一种奇妙的“嘈杂”和声变化。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激昂的第三乐章,也是整部作品最长的一个乐章,仿佛是在与时间赛跑。“在表现‘浦东速度’之外,第三乐章中也有一段舒缓的过渡。”赵聪笑着说,“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中,忙碌的人们也要有下午茶时间。”

  一直改到演出前一周

  三年磨一剑,一夜放光芒

  在《乐鸣东方》之前,赵聪为吉林创作了大型民族交响乐《福吉天长》。这部作品写得很快,仅耗时半个月时间,而《乐鸣东方》却花了赵聪3年时间。“琵琶本身就是上海的代表性民乐器,所以既要突破过去表现上海的琵琶作品,也要超越自己,还是非常费心的。”赵聪坦言,前两个乐章《为侬词》《夜上海》曾在电视节目中率先亮相,但是运用了大量现代音乐元素和写作方式的第三乐章,却“卡壳”了很长时间。

  “录音到凌晨2点,终于全部完成啦!我的神啊!”2019年4月的一天,赵聪发布微博,宣布《乐鸣东方》交稿的喜讯。因此,许多网页上的资料,也将《乐鸣东方》的完成时间,定格于“2019年4月”。不曾想,这依然还是一个“进行时”。“交稿后,我对作品还是不满意,一直改、一直改,又这么改了一年。”赵聪透露,大约演出前的一周,她才刚刚定稿,并重新写了一个结尾。

  10月12日上午,上海爱乐乐团排练厅内,在陈燮阳执棒之下,大型琵琶组曲《乐鸣东方》进行第一次联排。“第一次试奏就能合成到这样,还是挺超乎想象的。”排练间隙,赵聪与陈燮阳交流着联排感受,“折腾三年,如今马上就要面世了,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在《乐鸣东方》创作之初,我心目中的首演指挥家,就非陈燮阳大师莫属。”赵聪笑着说,“当陈大师在台上一站,那就真的是代表了上海!”陈燮阳同样也是《浦东交响》的首演指挥家。在他看来,两部作品都是浦东新区政府委约创作的作品,但是内在气质、表现形式上截然不同:“《浦东交响》更纯粹地表现了现代化的浦东,而《乐鸣东方》时间跨度更长,描绘了从古至今浦东的演变。”

  “感谢浦东新区政府,给予我这么充足的创作时间,给予我这么开阔的创作空间,用音符讲述我心目中的浦东故事。”首演成功后,赵聪寄语道,“希望观众都能从中发现自己的回忆,找到自己的影子。”

  未来,赵聪还将继续打磨作品,并计划与中央民族乐团共同改编创排《乐鸣东方》的民族管弦乐版。与此同时,赵聪还畅想着巡演计划:“只要有机会,我希望带着《乐鸣东方》到世界各地演出,希望作品能够获得各国观众的肯定和喜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新闻纵深
   第04版:经济
   第05版:浦东
   第06版:摄影报道
   第07版:广告
   第08版:天下
用音符向世界讲述浦东故事
浦东时报新闻纵深03用音符向世界讲述浦东故事 2020-10-16 2 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